抚州治疗近视要多少钱,抚州治疗近视费用,抚州治疗近视矫正手术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17-11-23 07:37:54
         分享到: 更多

抚州治疗近视要多少钱,

反TPP却挺TTIP:特朗普转向了?(环球热点)

特朗普的“变脸”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在上任总统第一天“闪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他最近却突然对一度陷入停滞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抱以“开放态度”。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当地时间4月24日,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会晤欧盟贸易专员马尔姆斯特伦,正式讨论如何推进TTIP谈判。“此前,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推动与德国等个别的欧盟成员国达成双边协定。”该报认为,此次会晤标志着特朗普政府的口风转变。

态度明显转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最高贸易官员开启了与欧盟恢复贸易谈判的大门。”《金融时报》这样形容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和欧盟贸易专员马尔姆斯特伦日前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首次会面。在这次会面中,如何让《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起死回生是核心议题。

在此之前,美国与欧盟之间的TTIP谈判陷入停滞已有时日。2013年,TTIP首轮谈判启动,美欧曾寻求在2016年底前完成谈判。然而,受主要成员国选举、英国“脱欧”公投以及缺乏民意支持等因素影响,谈判进展不如人意。

对于这项奥巴马执政时期力推的自贸协议,特朗普政府此前并不怎么待见。今年1月,就在特朗普签署退出TPP的行政命令后不久,特朗普的首席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曾放言,TTIP不过是披着双边贸易协定外衣的多边协定,毫无必要。舆论由此担忧,奥巴马任内的美国在太平洋和大西洋苦心经营的两大贸易伙伴协定都将被“丢进垃圾桶”。

不过,近期剧情出现了反转。罗斯日前表示,尽管特朗普政府被很多人描绘为全球经济中的一支保护主义力量,但它有意争取与美国的主要经济伙伴达成贸易协议。他还进一步明确指出,特朗普已决定不会对TTIP谈判采取和对TPP相同的态度。

事实上,关于美国打算推进TTIP谈判的积极信号,此前已有迹可循。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日前称,TTIP展现了良好的贸易秩序,美国将继续与欧洲朋友密切合作,为TTIP谈判绘制前进的路线图。

而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末的一番表态更让外界对TTIP谈判的前景充满希望。在3月访问美国时,默克尔就曾向特朗普提出,希望美国能重启与欧盟的TTIP会谈。本月23日,她在出席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开幕式时表示,访美期间会晤特朗普,对双方关注美欧自贸协定相关谈判“备受鼓舞”。就在此前一天,英国《泰晤士报》也披露称,特朗普在会见默克尔后,对TTIP态度明显好转。

内外压力夹击

众所周知,特朗普是一个出了名的“不情愿的多边主义者”。然而,坚持退出TPP的他这次为何对TTIP另眼相待?

“特朗普政府重启TTIP谈判其实并没有太出乎人们意料。但令人意外的是,他调整立场比预期得要早。”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有分析认为,这其中有3月刚刚访美的默克尔的功劳。一些欧洲媒体认为,正是默克尔说服了特朗普,让其意识到欧美之间谈成一项自贸协定比他想象的要更容易。

其实,与其说是默克尔的劝服,不如说是作为欧盟领头羊的德国始终拒绝与美“一对一”谈判,这让特朗普不得不接受将欧盟作为谈判对象的可能性。在此前访美时,默克尔坚持主张奥巴马时期的TTIP,而非特朗普主张的与欧盟各国分别签署贸易投资协定。碰壁的特朗普虽然毫不客气地“甩了脸色”,却也意识到,只有转变思路才能找到出路。

毕竟,美欧经贸关系如此密切,对美国而言至关重要。美欧曾估计,TTIP如果达成,将造就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涉及全球40%的经济产出和50%的贸易活动,每年将分别给欧盟和美国经济增加1190亿欧元和950亿欧元产值。

此外,特朗普还面临来自美国国内的压力。一方面,在特朗普所属的共和党内,关于他在大选期间以及上任之后表现出来的贸易保护主义存在不少微词。“相比民主党,共和党与美国的工商阶层,比如大企业、大跨国公司等联系更为紧密,更加注重推动贸易发展,主张自由贸易。”袁征指出,特朗普如果想要在未来的时间里更好地施政,至少不能过于得罪共和党人,尤其是国会中主张自由贸易的共和党议员。

另一方面,执政将近百日,特朗普不容乐观的支持率和身处的已经撕裂的美国社会,让他在推行不少政策主张时频频受挫,威望和形象都遭遇挑战。根据《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23日发布的最新民调结果,特朗普在美国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2%,为“二战”后历任美国总统执政百日之际最低的支持率。

“未来,特朗普要想有所作为,必须对自己的立场进行一些务实的调整。”袁征指出,面对当前并不有利的施政环境,这位“弱势总统”急于改变现状,赢得共和党内和美国民众的更多支持,而重启TTIP正是一招应对之策。“此外,特朗普本人一向秉持现实态度,在他看来,只要能够达成一个更加符合美国利益的方案,用什么方式谈不是太大问题。”

未来适时而变

当然,积极表态之后,特朗普政府必须直面一个客观事实,重启与欧盟的TTIP谈判很有可能意味着开启一场新的拉锯战。

目前,分析普遍认为,在德国9月大选之前,美欧双方不太可能就TTIP取得明显进展。因为欧盟成员国无法在大选年触碰农产品关税、数字经济和服务业准入等敏感议题,而这些正是TTIP谈判的核心内容。

此外,TTIP之前一直遭遇不少欧洲民众的反对,甚至示威游行抗议。“恢复谈判将很可能是困难的,并在特朗普不受欢迎的欧洲招致公众反对。”《金融时报》如是称。

“TTIP谈判肯定将面临较大的阻力,美欧双方将展开一场多重利益的艰苦博弈。”袁征认为,这项经济层面的谈判,不仅涉及双方的经济利益,还是一番多方面的考量,比如在和欧盟紧密相关的北约问题上,美欧能否达成某种妥协就有可能影响谈判进程。

在袁征看来,美欧若想达成TTIP协议,“不仅需要双方在经济上做出让步,同时也需考虑跨大西洋两岸政治、战略关系的协调”。而最终,美欧各自做出一定妥协并非没有可能。

相比TTIP谈判的前景,外界更为关心的是特朗普这次看似对多边谈判的“松口”究竟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还是立场的根本转向。

美国《华盛顿邮报》注意到,虽然特朗普将反对自由贸易协议作为其总统竞选活动的基石,并在其上台后不久就退出TPP,但之后他并未采取其他具体措施,改写美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经济关系的条款。

“这次并不意味特朗普回归了多边,因为欧盟整个市场准入是一体的,因此美国和欧盟有点像一个‘大双边’,特朗普可能之后也会以此作为这次态度转变的托词。”袁征认为,不过,偏向实用主义的特朗普今后会根据具体情况调整立场。不同于上任这几个月来急于兑现大选时做出的一些承诺,两三年后,不排除压力减小的特朗普可能改变主意,从双边转回多边,甚至以其他方式重拾TPP。“因为特朗普真正要达到的目标,是发展美国经济,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本报记者 严 瑜

原标题: 原标题:南昌飞秒术后注意事项

  相关阅读: